苏打white

放飞自我

(鲶骨鲶/短完)敬启,至你的抒情信

古早文章翻出来发系列
cp鲶骨鲶无差
开放式结局,可能偏BE
辣鸡展开,我流描写
以上

混沌灰暗。

整个世界的空气似乎都凝结在了一起,让人压抑着胸口无处呼吸,原本绚丽的世界失去了其缤纷的颜色,从开始的灰白切换化为黑色虚无。

咚、咚、咚……

胸口跳动的声音在无形的空间中无限放大回响着。
这颗心脏,像误跃水池的金鱼,啪嗒啪嗒地在干燥的地面上一次次翻腾跳起,但因没有生命之水的环绕而渐渐力乏趋于平静,等待生命的终结。

自己站于原地,四处打量。

周身隐隐亮起一条细线,把混沌的空间生生隔成两个。

一目了然。
夹在中间的自己,要选择一个。

正在大脑缓慢传递血液开始运转思考的时候,面前不可名状的暗波中突然迸发出一大片耀眼光芒,使适应了昏黑环境的眼睛出于自我保护,被迫合上了。

然后,天亮了。



“骨喰——骨喰——”
“醒醒啦,骨喰!该起床了!”

清晨的明媚阳光受依稀薄雾的庇佑尚未升温发热,其透过罗兰色窗帘使原本素白的墙身染得浅紫,从帘幕缝隙间侥幸钻进的微弱光线在印有兰色碎花的被褥上照出点点光斑,窗外鸟儿叽叽喳喳的清脆叫声仿佛歌颂着美好一天的开始。
少年披散着他柔顺齐腰的黑色长发,斜坐在被光点缀的窗前软床上。
他用骨感而温暖的右手扒开被褥的一角,隔着睡衣推了推熟睡人的臂膀。
见没有什么清醒的迹象后,少年又俯身把脸挨近,呼唤着面前人的名字再次尝试,吐息形成的气团吹在对方的脸上似乎让他感到酥痒,但给出的反应只是挠挠脸,对方转个身继续睡眠。

黑发少年感到些许无奈。

“真是的……只能用那招了?”

于是他起身,双手抓住被角,猛得掀起。
“起床喽!”

床上人因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而缩紧身体,最后不情愿了睁开双眸,定睛看了看笑得超欠扁的罪魁祸首,起身缴械投降。

“骨喰你居然赖床了,真少见诶!第一次叫你,感觉发现新大陆了嘿嘿w”
“别笑了兄弟。”

刚睡醒的男孩搔搔压得乱如鸟巢的白发,眯眼打了个超可爱的小哈欠,之后一边揉揉眼角不自觉溢出的生理盐水,一边慢腾腾的在身边椅子上摸索着替换的衣物。

“几点了?”
“七点零二,你先穿衣服,我去收拾一下准备做饭。”
“嗯。”

话音刚落,骨喰抬起头,看向黑发少年。 正好撞上对方的眼神。

相视而笑。

“早安,兄弟。”
“早安,骨喰。”



脚步踏在木制阶梯上发出咚咚响声,穿戴整齐的男孩把手搭在阁楼扶手上缓缓走下,目光移向厨房,黑发少年忙碌的身影印入眼眸。
悠醇香甜的淡奶味顺着蒸腾的热气融于空中。

舒适,安逸。

骨喰从背后搂住对方的腰,将脸埋入其滑腻柔软的发中。
深吸一口气。
紫藤花瓣纷飞般的淡雅香气清沁肺腑。
贪婪的蹭了蹭对方的后颈。
黑发少年的呆毛抖了抖,随即停下手中的工作,轻轻撇头,视线定格在对方的发丝上。

会意一笑。

“有什么事吗?撒娇太犯规了哦。”
“早餐,我来做。”

头闷在发里说的。

“不行啊,骨喰喰的营养指标需要我来维护~”
蹭蹭蹭。
蹭得呆毛少年都按捺不住自己要叫出声了。

“好啦好啦你来!总是攻击我的弱点太狡猾了!”
胜利。
趁机在对方的后颈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木梳滑过秀发,被梳过的发丝整齐排布。
骨喰解开系在手腕上的酒红色三股绳,想用其束好对方的美丽长发。

意识到手法有误,骨喰抽回发绳,企图再次尝试。
明明平时很熟练的。
些许的不耐烦。

“啊骨喰,我想……今天扎低马尾。”
会意,绑的中心下移。

黑发少年开心地哼着小曲,眯起眼睛享受着骨喰对于自己发丝的爱抚。

一切如常。

垒叠好的碗筷,倚在沙发上的书包,渗水嘀嗒的龙头。
门口安置的黑皮鞋。



正值开学季,满树樱花伴随着清风起舞飞扬。
落英漫天。
飘忽于蔚蓝色的天空中,淡粉色的花瓣似乎保有意识,满怀期待的拥向生机勃发的莘莘学子。

人群中的黑发少年是特别的。
他的热情与活泼可以吸引周边人向他靠拢,愉快身心,放松心情。
甚至冲淡心中的阴霾。
大家都愿意同他打招呼聊天, 同路的小学生也不例外。
而自己呢,并不擅长社交,但喜欢大家围在一起的氛围。
所以,看着大家开心,自己心头也会回淌名为安逸的暖流,深感心满意足了。
骨喰微笑着摸了摸跑来忸怩问好的粉发小学生的头。

正在这时,从远处驶来一辆与周遭氛围格格不入的大货车。
人群开始分流,走到马路两侧为货车让路。
骨喰也把手搭在小孩子们的肩膀上轻轻地推着他们走去一边。
而转头的瞬间,货车的外貌却清晰的展现在骨喰眼前。

它载有笨重的货物,车轮碾过柏油路上使本就超载的车身颠簸起来。
就像一头筋疲力尽的巨型猛兽,随时有可能卧倒在地永眠于此。

白发男孩愣在了那里,嘴唇不住地颤抖。
货车车头沾有大片的暗红色液体,液体因空气的刮蹭顺着车身流向地面,经车轮的碾压形成了道道印记。
其中伴随着染得鲜红或是压成烂泥的樱花瓣。

目击着这一切的骨喰感到了恶心和恐惧。
手不自觉地捂上口鼻。
大脑混乱地处理着散乱在各处的信息点,无法连成一个合理结论。

全然未觉巨大的货车在向自己驶来。

一只手抓住了骨喰,猛地把他向后拉。
货车驶过了。

白发男孩这才抬头,撞上了黑发少年慌张而担忧的目光。
“骨喰?你怎么了?突然停在那里!”
“我……”
一时语塞。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黑发少年却读懂了骨喰的哑然,轻叹口气。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骨喰要释怀啊。”
“……”
刚刚的语言似乎含着魔力。
身体拒绝消化刚刚的所见所闻。
骨喰的思路中断了。

“呐,骨喰,”黑发少年看向远方的校门,轻声提醒着发愣中的男孩,“走吧。” 抬头。
“嗯。”
皱皱眉头。
伸手使劲捏了一下面前男孩的脸。
“……忒(疼)”
男孩对这个行为感到不满,发声抗议,却因为脸的拉伸而在牙缝中挤出了奇怪的变音。
少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骨喰刚刚一脸苦大仇深的,难不成是要手刃学校!”
“并没有那种爱好。”
嘴上的语调毫无波动,但脸上已经透露出些许微笑。

语毕,黑发少年继续蹦蹦哒哒走在前面,成为人群中活力的代表。
男孩在他背后,继续追随着他的背影。

这样就好。


天空蔚蓝,灰白色的云朵经光的折射而渐渐分出层理,呈阶梯状倾倒向光的源头。
像是名为风的设计师为衬托主角太阳而空中拉起的白色帷幕。

骨喰手撑着理石小台,将前身探到窗的外围。

微风拂面。

头顶的光球让空气稍稍增温,略显温热,但渗出微弱汗珠的皮肤被清风吹拂以至于带走了本应散发的热量,让人越发感到舒爽清凉。
骨喰抬头望向天空,顺势又低头看向楼下的胶皮地面。
平日里本该充溢呼喊与嬉笑声的后操场,如今却冷清得诡异。

脑海中伴着一声沉重的心拍涌现出诡异的景象。
顶层与陆面的高差。
令人迷乱的坠落感。
失重。
顷刻的痛处。
粉身碎骨。
……

眼镜轻微的位移拉回了思绪。
骨喰伸手扶了下鼻托,摇头丢掉刚刚突如其来的臆想,转身重新面向狭长的走廊。

……兄弟去哪了。

刚刚用过午餐,黑发少年突然提出自己有事要离开一下的请求。

在班级门口等待许久的骨喰开始耐不住无聊,循着少年离开的方向走到了楼上。

风顺着敞开的窗门绕过骨喰的背后冲进了面前的教室,教室内空旷无人,唯有随意摆放在讲桌上的书籍页面被掀起发出的沙沙声响彻整个静谧空间。
男孩从走廊中踱步,经过了一间又一间的教室。
奇怪的是,教室门对面的窗户无一例外的敞开着。

千篇一律,毫无生机。

放眼望去,无尽的长廊与相间排布的窗门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幽远幻象。
身处迷宫的错觉, 扭曲着认知。 似乎是迷路了。

呲啦。

纸条被强力撕扯的声音刺激到了骨喰渐趋麻木的神经。

黑发少年从一个被封条封住的房间探出头来,左顾右看,发现了骨喰的存在后又蹦哒到他面前。

“刚刚去哪了。”
“和往常一样去打点滴了呀。”

目光落到少年左手背上的医用敷贴,上面因血液沾染带有星点暗色。

“下次不许毫无提醒的离开我,兄弟。”

“安啦。不过骨喰能走到这里,不也是知道我到医务室了吗。”
“……”

无话。

白发男孩低着头,蔓至眼底的过长刘海使旁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兄弟不要再打那种吊瓶了,对你的病没有什么用途。”
“那是骨喰的感觉啦,医生那边指定要输,肯定有道理的。”
“……”
“兄弟。”
“?”
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断了少年的思绪,男孩眼角的泪水滑落脸颊打湿了自家兄弟穿有洁白衬衫的纤细肩膀。

细微的哽咽声。

黑发少年咬着下唇的力度越发加深,他垂下眼帘,像童年里哄自家兄弟入睡的轻柔力度拍抚着骨喰的背部,嘴中压抑很久的话语在吐息的瞬间变成了简短的词句。

“没事的,骨喰。”
“没事啦……”

待到骨喰情绪渐渐稳定,少年拉着他的手离开了顶层的走廊。
走动中,骨喰的目光扫过少年刚刚走出的医务室。
门半开着,可以看见里面的病床隔帘被拉开,风从没有护栏的窗口溜进,吹得帘布一直刮蹭着旁边的床铺。
阳光把房间照得透亮,亮度跟周边教室比起来,甚至显得格格不入。

男孩的目光飘到门外。

刚刚因力而扯碎的字条残片还耷拉在外沿的门框上,门的表侧也有些碎屑。

是身处走廊的人贴上去的。
并没有封死的意图。

字条上写了几个简单的片假字。

终点。




楼内深处,墙侧横向排列的小灯泡散发着微弱光芒,隐约描红着墙壁边角的轮廓。
骨喰此刻正和黑发少年一同面对着一扇红木大门。

大门紧闭着。

身边的少年走上前,猛地用力,推开了它。
摆放有序的桌椅,纵列排布的书架,扑面而来的卷墨气。

这里是图书馆。
骨喰松下了莫名绷紧的神经。
一个最棒的庇护所。

踩在地板上所发出的吱嘎声些许感受到年代的实感,骨喰用手抚过面前桌板的木制表皮。
除了年轮处有略带凹陷的触感外,再无它意。
没有灰尘。

趁着骨喰还在感受图书馆的古朴风格时,黑发少年已经几步小跳踏上小阁楼,在古铜色栏杆处向骨喰的方向探头招手。

“骨喰!我在这里。需要什么帮助吗~”
“啊。”
被呼唤的男孩抬头寻声望去,瞅见了少年身后的书架。
“你身后,那本很鲜艳的书,拿一下吧。”
“好好~”

稍显厚重的书册因坠落而扰动起周边的空气,骨喰单手接住时,浅紫色的发尾摇曳于空中。

似乎是个绘本。

骨喰端详着绘本封皮,上面幼稚粗略的图案是手绘上去的。

异样的熟悉感。

“还记得吗?这是我们幼年的杰作~”
黑发少年递给骨喰一杯咖啡,自己也把手中的书和热可可摆在桌上,在骨喰旁边找个位置坐下了。

骨喰也坐下来慢慢翻看。

弯弯曲曲的奇怪线条,抽象的动植物,歪七扭八的家具和建筑物,涂抹不均的色彩,简单粗暴的几排小字几乎构成的这本画册的全部。
但是骨喰并不觉得无聊。
甚至被里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浅显易懂的话语逗乐了。
而且里面,确实记录了一些早已遗忘的陈年旧事。
有些怀念。

里面有两个主角。
一个黑发小孩,一个白发小孩。
应该就是我和兄弟吧。

翻到尾页时,骨喰发现了一个用黑色马克笔写上去的落款。

骨喰藤四郎与鲶尾藤四郎 今天也是晴空万里w

……?

鲶 尾 藤 四 郎

“是我的名字。”
自称是鲶尾藤四郎的少年合上手中厚重的历史书,扭过头,注视这骨喰。

……兄 弟?
一份记忆被输送到了大脑。
骨喰的瞳孔蓦然收缩。

班级名单里被划红框的名字。
满是消毒水味的房间内,床上死亡诊断书上填写的名字。
那个经常照顾自己的,活泼开朗的,双胞胎哥哥的名字。

鲶尾藤四郎笑意正浓。

“骨喰。”
“这个梦,该醒了。”

时间的更迭,楼顶旁飞翔而过的候鸟遮住了夕阳从窗边倾侧过来的最后一缕血色霞光。
翅膀拍击的声响敲撞着鼓膜。

骨喰身边空荡荡的。
少年消失了。

书架倒塌,玻璃破碎,墙体崩坏。
整个空间重归黑暗。

幽深空旷,静谧沉寂。
用来形容现在所处的地方再适合不过。

骨喰依然伫立在那条忽隐忽现的线上。

线的两侧都发出了零星闪光,似乎都在勾引骨喰走过去。
骨喰漫步在线上,观察着这个空间的细微变化。
直到一侧出现的熟稔身影映入眼帘。

鲶尾。

少年披散着他的柔顺长发,向着骨喰静静地微笑。
白发男孩想要靠近黑发少年,脚上却被无形的重量压制,无法抬起。
“抱歉,稍微对骨喰使了点小把戏。”
鲶尾垂下了头。
“骨喰很厉害,没有被环境吞噬,还找到了我的名字。”
强颜欢笑。
“作为鲶尾,我很开心。”

“……”
“兄弟……不,鲶尾。”
“?”
“我喜欢你。”

沉默许久的骨喰终于起唇,用声音表达着被隐藏许久的心意。
“鲶尾已经接收不到你的心意了,骨喰。”
“没关系,我想知道你对我的想法。”
“……”
“我爱你。”

身后空间的亮光越发明亮,它饱含着巨大的吸力,骨喰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那束光靠近。

鲶尾抱住了骨喰。
没有重力。
没有触觉。
骨喰也无法抓住他的形体。
只知道他搂住自己的后颈,在唇部浅吻了一下。

再见。

世界明亮了。


嘀……嘀……嘀………… 心电监护仪里代表生命存活的声响扎入脑海。

男孩睁开了眼。

18.8.7
翻去年夏天的笔记记录找到这篇,大概是出去玩的时候清澈透亮的蓝底天空和新鲜空气给的灵感。
当时觉得非常不满意bug很多就没发,现在太久没写东西居然觉得是份回忆……
码的时候非常平静的一篇。
大致内容是三个,是文里骨喰非常印象深刻的三件事。
开学的路上看到了低年级孩子发生车祸。
兄弟鲶尾的病逝。
自己在学校的走廊窗台上陨落。
无一例外扎入骨喰脑海的三件事。
昏迷的梦境中遇见了兄弟,至于这个兄弟是心愿未了的鬼魂还是骨喰藤四郎的希望和执念就不得而知了,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
试图通过自己拙劣的笔墨写出那种单纯依恋又事与愿违的哀叹。
希望阅读愉快。

是之前跟六卡说的脑洞自己摸摸看了
当时凌晨极限摸鱼爽完就跑真刺激()